小說書籍資料

如果有妹妹就好了。10(首刷附錄版)
  • 原文書名: 妹さえいればいい。
  • 集數: 第10集
  • 作者:平坂 読
  • 插畫: カントク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意凱
  • www.cabet288.com日期:2018/11/1
  • ISBN: 471-094-555-768-7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伊月等人終於知道了千尋所隱藏的重大秘密。從千尋口中得知偽裝性別的原因後,伊月表面上滿心歡喜地接納了這樣的事實,一如既往和那由多卿卿我我,同時對千尋疼愛有加,愜意地享受著擁有妹妹的生活。『妹切』動畫播出後深受好評,伊月甚至應邀參加在台灣舉辦的活動,受到當地書迷的熱情歡迎,一躍成為當紅作家,可說是春風得意,只不過……?另一方面,從沉重壓力獲得解脫的千尋也面臨了嶄新的故事──大人氣青春戀愛群像劇,命運的第十集登場!
相關資訊
羽島啟輔出生在岐阜縣某個資產家階級的家庭,是家中的三男。
  在父母嚴格的管教下,他自幼接受英才教育,進入了關東的某一所中高一貫制的私立中學就讀。離開父母搬進學生宿舍後,他每天都勤奮不懈地埋首苦讀,一次就考上了一流大學。大學畢業後,他在一家股票上市公司任職,從此平步青雲地踏上了再標準也不過的菁英之路。
  二十四歲的時候,啟輔和透過相親認識、年紀比他小三歲的女性結婚。對方是和羽島家往來多年的名門千金,名字叫做和花。和花雖然稱不上是大美女,可是笑容非常富有魅力,本身也很容易被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逗笑。話雖如此,她的言行舉止還是充滿了良家千金的氣質,而且她有認真上過新娘課程,所以家事萬能。啟輔是發自內心深愛這名女子。
  夫妻兩人關係良好,婚後約莫一年,長男伊月誕生了。
  就在長男出生的同一時期,啟輔買下了一幢獨棟的房子,休假的時候必定會把時間用來陪伴家人。
  伊月是個腦筋靈光但個性內向,比起去戶外遊玩,更喜歡待在家裡看書的孩子,不過一家三口帶著母親親手製作的便當出門踏青的時候,他還是會像個小孩子一樣表現出活潑愛玩的一面。
  雖然啟輔遠在家鄉的父母對於伊月的教育方針有很多意見,不過一家三口的生活基本上仍稱得上是幸福美滿──

  可是自從伊月升上小學後,和花就常常身體不舒服,後來甚至嚴重到必須住院。
  因工作繁忙總是得加班到深夜才能回家的啟輔,聘請了家政婦來照顧伊月,自己則趁工作空檔的時候上醫院探病。
  然而和花的病況一再惡化,沒有好轉的跡象──住院兩年便撒手人寰了。
  經歷喪妻之痛後,啟輔就像著了魔似地把所有心力都放在工作上。唯有認真工作的時候,他才能或多或少將傷痛拋到腦後。
  直到舉辦過世滿一年的祭典後,啟輔才終於習慣和悲傷共處──但習慣終究不代表放下──啟輔的工作中毒症狀有愈來愈嚴重的跡象。
  有一天,啟輔有幾名下屬不放心他工作到走火入魔的樣子,死纏爛打地要留下來加班的啟輔陪他們去喝酒。
  「我們知道很讚的店,要不要一起去喝個一杯?」
  「放上司一個人在公司加班,部下卻自己跑去飲酒作樂,我們會有罪惡感啦。」
  「沒錯沒錯,你就當作這是在幫忙我們,奉陪一下吧!」
  和花去世以前,啟輔在公司雖然不是一個和藹可親的人,可是論工作態度,他比同部門的任何人都還要認真,縱使部下犯了什麼過錯,他也從不會過度責備,總是以「我身為上司也必須負責」為由幫忙收拾爛攤子,因此深受下屬們的愛戴。
  妻子身體健康的時候,啟輔晚上回家有小酌一番的習慣,可是自從妻子離世後,他只有在接待客戶的場合才會碰酒。因為他深怕自己一旦選擇以酒澆愁,就會永遠耽溺在酒精的麻痺中。他還有伊月這個必須保護的家人。
  不過。
  「……如果只是小酌我就陪你們去吧。」
  啟輔也感受到了部下對他的關心,所以姑且答應了他們的邀約。


  ──果然不該來的。
  啟輔深感後悔。
  下屬們帶啟輔前往的,不是一般的居酒屋或酒吧,而是有女孩子坐檯陪聊天的店家──也就是俗稱的酒店。
  不要說是私下造訪了,就連招待客戶或接受客戶招待的時候,啟輔都不曾利用過這一類的店家,所以今天這是他第一次光顧酒店。啟輔知道由於風俗營業法近來加嚴的關係,大多數的酒店都不敢做黑的,即使如此他還是下意識感到排斥。追根究柢,他壓根子沒有想和亡妻以外的女性快樂聊天的念頭。
  儘管如此,此行卻促成了啟輔和日後將成為他妻子的女性‧棗相識的契機。
  來啟輔這桌坐檯的三名小姐,分別叫『NATSU』、『RIRIKA』、『MEGU』。
  『NATSU』是面帶溫和笑容,氣質文靜的美女,似乎是這間酒店最受客人歡迎的紅牌。
  『RIRIKA』濃妝豔抹,穿著暴露的服裝,完全符合啟輔心目中的典型酒店小姐的印象。
  『MEGU』有一副非常端正的五官,可是笑容生硬不自然,給人難以親近的印象。
  啟輔的下屬們似乎事先早就做好了安排,坐在啟輔旁邊主要陪他聊天的小姐是『NATSU』。
  啟輔一開始只板著一張臭臉喝加水的燒酒,偶爾回應下屬和小姐們的對話,不過『NATSU』積極找話題和他聊天,讓他漸漸放鬆了心情。
  『NATSU』不愧是當家紅牌,口才非常了得,她絕不會忽視啟輔的感受自顧自地講得一頭熱,她懂得拿捏分寸,不至於讓啟輔心生厭煩。
  在酒精的作用下,再加上『NATSU』的溫柔微笑讓他想起了和花的笑容,啟輔不知不覺放鬆了身心,和『NATSU』聊了開來。
  這是和花住院以來,啟輔第一次感到這麼開心。


  兩個禮拜後。
  啟輔應下屬的邀約,再次光顧了酒店。這一次來坐檯的小姐也是『NATSU』,和啟輔把酒言歡。上一回兩人的話題主要圍繞在工作的苦水和公司發生的趣聞,今天聊的則是自己的學生時代和鄉下的話題。『NATSU』出生的故鄉,和啟輔的老家似乎是規模差不多的鄉下,兩人就鄉下常見的種種妙事聊得好不投機。
  又再過了兩個禮拜。
  啟輔沒有下屬的陪伴,獨自一人來到酒店指名『NATSU』坐檯。
  再下一個禮拜、再下下一個禮拜也一樣,啟輔為了見『NATSU』一面,每個禮拜都上酒店消費。
  他有種只要一邊喝酒,一邊和『NATSU』聊著不著邊際的話題,就能讓生活上的疲憊一掃而空的感覺。
  此外,『NATSU』似乎也對啟輔敞開了心房,願意和他分享自己的私生活。
  她十幾歲的時候就踏入了婚姻,可是才剛結婚沒多久,丈夫便因為交通事故撒手歸去的樣子。丈夫遺留在世上的女兒因病住院好幾年,為了賺取醫藥費,她日以繼夜地拼命工作。當初她不顧父母的反對結婚,一如不惜斷絕親子關係般毅然離家出走,事到如今她也無法回頭尋求父母的援助……
  平常臉上總是掛著笑容的『NATSU』,在談起這個話題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帶著說不上來的痛苦。
  「啊,對不起……講了讓人覺得掃興的話。」
  「不……」
  配偶早逝,為了孩子拼命工作──跟自己同病相憐。
  ……雖然啟輔對『NATSU』的際遇有所共鳴,對她的迷戀也一天比一天深,可是他從沒帶『NATSU』出場過,也不曾邀她在酒店打烊後私下見面。
  ──我只是來這酒店放鬆一下心情而已……對她沒有任何非分之想。
  啟輔逃避面對自己的心虛,繼續上酒店報到。


  直到有一天。
  向來很有自制力,避免飲酒過量的啟輔今晚在入店後,就以非常驚人的速度在灌酒。
  昨晚他和就讀國三的兒子伊月大吵了一架。
  明明大考將至,兒子卻窩在房間裡打混看閒書,他叮嚀兒子要認真準備考試,卻得到「好啦好啦」這種敷衍的回答。火上心頭的啟輔以強勢的口吻向伊月質問了對於高中入學考試的想法和將來的打算,不料伊月卻繼續擺出自暴自棄的態度說:
  「我都隨便。」
  「高中又沒什麼,考上哪裡就讀哪裡。」
  「反正就算考上好學校到大公司工作,也不見得一定就能幸福。」
  更有甚者。
  「我……不想過像爸爸一樣的生活。」
  其實啟輔不太明白伊月口中的『不想過像爸爸一樣的生活』指的是什麼意思,不過聽到這句話的瞬間,他不禁怒火中燒,眼前彷彿變成白茫茫的一片。
  他以為我是為了誰才每天加班到三更半夜?即使痛失最心愛的妻子,我也不曾說過任何一句喪氣話,我好不容易才強忍悲痛奮鬥了這麼久。
  啟輔努力克制住想要如此宣洩心中苦悶並且痛扁兒子一頓的衝動,只交代一句「總之,你至少得認真準備考試吧」,就離開了伊月的房間。
  經過了一晚的沉澱,啟輔還是覺得氣憤難消,雪上加霜的是,傍晚他還得跟討厭的客戶應酬。席間,啟輔卑躬屈膝地奉承客戶公司的大人物,一邊喝著不甚痛快的酒,應酬結束後,他跑來經常光顧的酒店重新喝過一輪,想要一解鬱悶。
  由於『NATSU』正好在接待其他客人,所以啟輔這桌便由其他小姐坐檯,可是這名小姐不像『NATSU』那麼能言善道,每當窮於尋找話題的時候,小姐就會向啟輔勸酒。平常如果『NATSU』分身乏術的話,啟輔都會轉身離開擇日再來,今天則是應小姐的慫恿喝著悶酒。
cabet288亚洲城www.cabet288.com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