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魔彈之王與凍漣的雪姬1(首刷限定版)
  • 原文書名: 魔弾の王と凍漣の雪姫
  • 集數: 第1集
  • 作者:川口士
  • 插畫: 美弥月いつか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呂郁青
  • www.cabet288.com日期:2019/10/9
  • ISBN: 471-060-104-004-1
  • 新台幣售價:260 元
內容簡介
我一直在等待,你的箭抵達蒼冰星的那天到來。

「弓是膽小鬼用的武器」,少年在祖國時一直被如此奚落。但是少女的一席話,使少年發現了自己該前進的道路,也得到了該守護的事物。
兩年後,布琉努王國與吉斯塔特王國結盟,與大國墨吉涅王國開戰。
堤格爾代替臥病在床的父親烏魯斯,生平第一次前往戰場。雖然戰爭看似進展得很順利,但是布琉努軍的戰線卻被敵人偷襲而潰散。堤格爾的部隊敗走,在窮途末路之際,他們被奧爾米茲公國的戰姬‧琉德米拉所救。
兩年不見的他們因重逢而欣喜不已。可是,還有新的戰鬥在未來等著兩人。以亂世為舞臺,與從傳說時代延續至今的黑暗勢力之爭,開幕了!
相關資訊
這年春天,布琉努王國發動超過兩萬的兵力,進攻墨吉涅王國。
墨吉涅王國也不甘示弱地把士兵集結在邊境的荒野,隔著代替國界的朱砂江,與布琉努軍對峙。
南方的空氣中夾帶著幾乎要烤熟皮膚的灼熱,地表乾涸,就連朱砂江也幾乎見底,露出河底的紅砂。這就是墨吉涅王國被稱為「暑熱之國」的原因。
布琉努軍有七千騎兵與一萬六千名步兵,至於墨吉涅,只有寥寥無幾的騎兵與六千出頭的步兵。
戰場平坦寬敞,視野良好,沒有任何遮蔽物,是對大軍有利的地形。
儘管如此,墨吉涅士兵的臉上沒有恐懼或絕望的神色。繡著象徵戰神的黃金頭盔與劍的軍旗隨風飄揚,看起來耀武揚威。
「他們看起來很冷靜呢。」
看著敵軍的態度,身處於布琉努軍前衛部隊的堤格爾皺眉說道。也許是多心了,但不安與緊張正在胃裡翻滾,堤格爾很清楚這一點。雖然有過不少討伐山賊的經驗,但是站在兩國軍隊一觸即發的戰場上,這還是第一次。
胯下的馬兒以鼻子發出嘶鳴,不知是對這暑氣感到不舒服,或是數百阿爾昔之外的敵陣威容使牠感到壓力。堤格爾輕撫馬頸,加以安撫。
布琉努軍的前衛部隊是由少數騎兵與千名步兵組成。堤格爾與他率領的五十名私兵,只是前衛部隊中的一小部份人而已。至於總數二萬兩千的主力部隊,則是在五百阿爾昔(約五百公尺)的後方待機。
「咱們可是攬到了屎缺呢,少爺。」
站在堤格爾身旁的拉菲納克諷刺地道。他身上套著皮甲,頭上纏著遮陽用的布巾,肩上扛著長槍。
開戰前,總司令泰納帝公爵如此對前衛部隊下令:
「你們要一邊接下敵軍的攻擊,一邊後退,引誘敵軍深入陣地。」
說得還真簡單。堤格爾心想。假如敵軍真如泰納帝公爵料想地進攻,前衛部隊的士兵,有多少人能倖存呢?
堤格爾回頭,站在自己身後的是父親烏魯斯為了參加這場戰爭而募集來的亞爾薩斯領民。加上拉菲納克,總共五十人。他們頭上全都纏著布巾,身上穿著皮甲,一半的人手中有盾牌。至於武器,是握柄特別長的長槍與鐮刀,是上頭發給堤格爾等人的。
堤格爾以比平常更開朗的聲音在馬上笑道:
「你們的身體還行嗎?要是在緊要關頭腳抽筋摔倒,或是朝錯誤方向逃跑,我可會很傷腦筋的哦。」
「儘管放心吧,堤格爾大人。老子每天被都被家裡的母老虎追,已經逃得很習慣啦!」
一名老兵打趣地道,一旁的士兵立刻吐槽:
「你好意思講。明明每次都被嫂子逮到,被狠狠勒住脖子不是嗎?」
「我知道了,被老婆追殺時,你們就會逃得很快是吧?那麼這次也要想成那樣哦。」
堤格爾淘氣地說道,士兵們哈哈大笑。
「堤格爾大人才是要小心一點,不要太急著立功哦。你從亞爾薩斯出發起就一直講著要建立功勛呢。」
一名士兵說道。堤格爾搔著頭,輕描淡寫地帶了過去。雖然他臉上不動聲色,心裡卻暗暗叫苦。別說立功了,現在根本被當成棄子看待。
──雖然不甘心,不過目前也只能忍耐了。就和打獵時一樣。
這是堤格爾第一次上戰場,基本上不可能一帆風順地建立功勛。堤格爾提醒自己,欲速則不達。自己分內的工作是讓這些部下們能安全地回到亞爾薩斯。
此時遠方響起號角聲,墨吉涅軍的陣式出現變化。
只見墨吉涅士兵朝左右分開,出現四條筆直的通路。緊接著,地面震動起來,一群巨大的生物從軍隊後方走出。
是象。總數超過十頭,身高四十切特(約四公尺)的巨象,撼動著大地,來到墨吉涅軍最前線。


巨象的頭部、耳朵、鼻子上不只裝飾著黃金,也包覆鐵片作為防禦。除此之外,前腳還綁上厚厚的毛皮。坐在大象背上的馴象師,以帶鉤長棍指揮大象的行動。他褐色的肌膚,被陽光反射得發亮。
象群齊聲咆哮了起來,布琉努陣營內傳出低沉的騷動聲。
布琉努境內沒有大象。絕大多數的士兵,都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龐然大物。
長鼻、大耳,砂色的身體有如巨大的岩石,再加上又白又長的獠牙,布琉努士兵會心生動搖,一點也不意外。
「那就是戰象部隊嗎?」
緊張的汗水從堤格爾頭上滲出。三年前,他曾經看過一次大象。但那時看到的是被訓練來表演才藝的溫馴大象,不論體格或是魄力,都和眼前的戰象無法相比。而且這是他第一次看到為數這麼多的大象。
「那些傢伙長得好怪啊。就算跟我說那是神話傳說裡的怪物,我也會信。」
拉菲納克傻怔地說道,堤格爾不禁笑了起來。
「牠們看起來很嚇人,但也不到怪物的程度。你看,牠們耳朵會動來動去,而且用長鼻子拿東西時的模樣,看起來還挺可愛的哦。」
「那長長的東西,是鼻子嗎?」
「不然你以為是什麼?」
也許是想成某些難以啟齒的部位了吧,拉菲納克轉移話題。
「話說回來,該怎麼和那種東西戰鬥啊?」
堤格爾也收斂表情,再次看向戰象。
「我知道的方法有三種。第一種,在牠們直線猛衝時閃到旁邊,從側面或後方以長槍攻擊。第二種,以長柄武器從正前方攻擊牠們的前腳,使牠們無法順利活動。第三種,把釘了許多釘子的木板鋪在地上,使牠們腳底受傷,沒辦法戰鬥。」
「是那個奧爾米茲的公主告訴你的嗎?被稱為凍漣雪姬的……」
「嗯,父親大人跟我說過。說來說去,果然也只有這幾種方法。」
這場戰爭原本應該是由堤格爾的父親烏魯斯率兵參戰的,堤格爾只是輔佐父親的副官。但是烏魯斯在出發前得了急病,不得已只好由堤格爾代表馮倫家出征。
父親擔心兒子,所以在出發前把所有想得到的戰場知識都傳授給兒子。除此之外,還把家傳寶弓交給兒子,就是堤格爾現在拿在手上的這把弓。
「要多建立功勛!」臨走前烏魯斯如此鼓勵他,堤格爾也緊握住父親的手應答著:「我一定會堂堂正正地戰鬥,不辱馮倫家之名!」
「這樣說來,我明白為什麼要發長槍和大鐮刀給我們了。但是這真的能成功嗎?」
拉菲納克一臉懷疑,堤格爾遺憾地回答道:
「不管用哪一種方法,都會出現大量犧牲者。再說,第二種方法應該起不了作用吧……」
戰象的前腳之所以綁著毛皮,就是為了阻擋住長槍和鐮刀的攻擊。對方當然也料到我軍會有什麼對策。
──這就是他們面對人數比自己多四倍的敵人,仍然毫無懼色的真正原因。
幾名墨吉涅兵走到戰象前方,把某些物品排放在戰象前。仔細一看,那反射著金屬光澤的物品,是布琉努製的鎧甲。
「他們在幹嘛?」
拉菲納克不解地問道。察覺敵人的意圖,堤格爾不禁倒抽了一口氣。
戰象們以長鼻子捲起放在自己前方的鎧甲,舉重若輕地拋向空中又接住。戰象們彷彿雜耍表演似地扔著鎧甲,或是和旁邊的戰象玩拋接,甚至還有把鎧甲放在鼻子上繞來繞去的戰象。
看著突然表演起雜耍的戰象們,布琉努的士兵全都傻住了。
最後,戰象們把鎧甲同時拋向空中,以白森森的長牙刺穿落下的鎧甲後,把穿了洞的鎧甲甩到一旁。
「……把那麼貴的鎧甲搞成破銅爛鐵,他們還真凱耶。」
儘管拉菲納克仍然耍著嘴皮,但是沙啞的聲音洩露出了他的感情。
馴象師們以象鉤輕拍戰象,戰象們開始前進。布琉努的士兵們連忙拿起武器,但是隊伍很快就開始亂了。
──你們要逃得快一點啊。
堤格爾在心中祈禱。不單是對馮倫小隊,是對所有位在前衛部隊的士兵說道。
戰象們的速度越來越快,衝力也越來越大。只見塵土飛揚,地面傳來的震動使肌膚顫抖。雙方的距離,只剩不到三百阿爾昔了。
堤格爾握緊黑弓,從掛在馬鞍上的箭袋抽出兩支箭,一支咬在嘴裡,另一支搭在弓上。
忽地,他感受到周圍傳來許多道輕蔑的目光。
自古以來,布琉努王國就一直很看不起弓箭手。
「弓箭是不敢以刀劍近身戰鬥的膽小鬼在用的武器。」
這種想法在布琉國內努根深蒂固,弓兵幾乎沒有論功行賞的機會。堤格爾也因為以弓箭戰鬥,所以一直被嘲笑,被唾罵至今。
為什麼不和其他人一樣使用長柄武器?不想和同袍並肩戰鬥嗎?那些人應該是這麼想的吧。
──隨便你們。
堤格爾在心中啐道,以弓箭瞄準朝從自己正前方衝來的戰象。
風,穿透了沙塵。
從堤格爾正前方衝來的戰象發出慘叫,龐大的身體猛烈晃動起來。坐在牠背上的馴象師因而摔落在地上,消失在煙塵之中。
cabet288亚洲城www.cabet288.com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